九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陆启洲表示弃风问题2至3年可破局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九江信息港

导读

陆启洲表示弃风问题2至3年可破局中国能源报:此前您曾在电企业工作过很长时间,现又在发电企业任职。对于弃水与弃风现象,应该归咎于电企业还是

陆启洲表示弃风问题2至3年可破局

中国能源报:此前您曾在电企业工作过很长时间,现又在发电企业任职。对于弃水与弃风现象,应该归咎于电企业还是发电企业?

陆启洲:弃水与弃风之所以存在,首先是因为水力发电有它的随机性,出现一定的弃水弃风从经济上讲是合理的,100%全部用了并不划算。

中国能源报:那合理的比例范围是?

陆启洲:在弃风方面,一般认为弃风在5%左右是合理的,没有必要为这5%花大价钱;在弃水方面,一般认为在丰水季节适当弃点水也是合理的。

从尽可能使用可再生能源、减少环境污染的角度来讲,应该尽量少弃风、少弃水。但目前的弃风弃水比例都大于我们认为的合理区间,这是基本现实。

中国能源报:为什么会超出合理区间?

陆启洲:主要原因有几个方面。一方面是电规划滞后,至今电 十二五 规划都没公布,再就是电源规划和电规划不协调、不完善。另一方面,在建设方面存在无序的现象,尤其是风电和光伏建设。大家知道现在审批权已经下放了。没下放之前,5万千瓦以下的也是地方审批。为了拉动地方经济发展,特别是有资源的地区,地方政府会鼓励企业上项目,根本不考虑电承受能力,所以有一段时间上得太猛了,电建设没跟上去,也跟不上去。

,从法律层面讲,风电水电并还没有一个可靠的保障,可再生能源应该有全额审核制度,在《可再生能源法》里面有这一条,但是没执行。没执行的法律比没有法律还糟糕。无法可依比有法不依还好点,有法不依是糟糕的。目前,《可再生能源法》没有得到很好执行。

中国能源报:对,的确有这方面的问题。

陆启洲:从这方面看,可以说《可再生能源法》的出台有点早,没有考虑到我们的国情还达不到这个程度。例如,如果让国家电公司去做全额审核,它做不到,做不到要赔,它赔不起,所以没有办法执行。

从电角度讲,并没有更多的利害关系在里面,电的考核标准并不纯粹以利润为导向。电是垄断企业,也是公用企业,既要保证全社会的电力供应,还要保证电力资源的优化配置。在这方面,我还是要为电说话的,之所以弃风,主要还是前面三个原因。

中国能源报:所以《可再生能源法》应该相应地进行修订?

陆启洲:是的。法治先行,但法治要符合相应时期的国情,目前《可再生能源法》不是特别相符。

弃风严重的时候是2012年,损失电量大概200亿度,2013年是160亿度左右,预计今年还会好一些。从我们发电企业方面来讲,也一直觉得在逐步好转,例如,风电利用小时数2013年比2012年提高了180多个小时,说明弃风一直在减少。在大家认识到了之后,共同努力,应该能在2到3年之内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能源报:中电投清洁能源装机比重较高特别明显,关于新能源比重的提升,有没有一个阶段性的规划?

陆启洲:因为中电投在五大发电集团里面体量小,在成立之初就制定了清洁能源发展战略,一直贯彻到现在,就是要逐步提高清洁能源的比重。很长时间以来,我们的水电也在五大发电央企中排,现在被华电超过了。

集团在这方面有三步走战略。2010年清洁能源装机比重达到30%;2015年达到40%,去年是34.5%左右,估计到2015年可以完成指标;2020年50%的目标难度较大,主要是水电这边,大的水电少了,核电被推迟了。不过有一块起来了,即可再生能源,其中风电和光伏发电我们集团去年一年就投了360多万千瓦,比第二位的国电高了100多万千瓦。

2012年宁波人工智能A轮企业
2017年厦门人工智能D轮企业
2017年金融F轮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