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炮灰晋级计划书 第三百七十一章我和奴隶主有个约会(19)

2020/01/14 来源:九江信息港

导读

炮灰晋级计划书 第三百七十一章我和奴隶主有个约会(19)这几日一直很安静,七月默默的待在书房里,但是并没有见到乌子凌。其他的丫鬟都在背

炮灰晋级计划书 第三百七十一章我和奴隶主有个约会(19)

这几日一直很安静,七月默默的待在书房里,但是并没有见到乌子凌。其他的丫鬟都在背地里笑话七月,本以为七月经过这次宴会定然能成为红人,却没想到依然还在书房里半死不活的守着的。

终于有一天,乌子凌派人来找七月,七月再一次见到乌子凌的时候,只觉得他眼神中充满了纠结和愤怒。

挥退了所有下人后,乌子凌久久凝视着七月,开口说道“你到底是谁?”

“七月。”七月回答。

“呵呵”乌子凌冷笑了一声继续道“这只是你的名字,我要知道的是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乌子凌只觉得心中纷纷扰扰,一方面他因为爱情所以希望自己相信七月,但是另一方面,经过他各方面的查探,七月的可疑程度都实在太高了。

兰若是他的表妹,虽然自己对她并没有什么男女之情,但是这些年兰若却不仅没有任何一点对不起他的地方,而且还是对自己十分的好,在自己和自己同父异母兄长之间斗争的时候也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乌子凌派去保护七月的那个暗卫什么也不记得了,但是仅仅是他出现在兰若出事的现场,就说明了七月和这件事有着密切的联系。

他稍加调查就发现了兰若和梁寿之间的勾结,并且也查处了两人要对七月下手。

他很生气兰若的所作所为,但是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自己已经派人保护七月了,七月肯定没事,却害的兰若如今成了这样的下场,而感到愤怒。

他不知道这种愤怒因何而来,也许仅仅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对自己爱着的女人半点也不了解的缘故。以前七月的神秘让他着迷,而现在七月的神秘却让他恐慌。从小到大,乌子凌都喜欢把一切掌握在自己可以掌握的范围内,但显然七月并不在其中,他无法掌控,却把自己的真心交付了,因此他开始恐惧。

“没有人派我来。”七月此时不再是假装自己是小丫鬟卑躬屈膝的模样了,她抬起头,有些倔强的看着乌子凌,只觉得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一直以来,七月从来都认为零只会爱着自己一个人的,因此就是上一世上官云梦对自己冷言相讽她也并不会灰心。可是此刻,七月却觉得心中很疼,乌子凌,或者说是零竟然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对自己如此,她忽然感觉自己不想再演下去了。

“那你为什么要混到我身边的?你的身手可是不凡,这样的本事可不是一个小女奴能有的。”乌子凌凤眼清冷,但是其中带着深的恐惧,可是他还是问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疑虑。

“因为你”七月说道。

“我?为了杀我?”乌子凌冷笑一声讽刺道。

从小到大,他遇到过的刺杀简直多的数不过来。说起来他是乌家的嫡出的公子,仿佛是金尊玉贵,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实际上乌家却是一片血雨腥风,他的那个庶出的哥哥是他父亲的女人所出,而那个女人还死在了自己的母亲的手里。与其说是自己的哥哥要杀自己,不如说是自己的父亲要为自己深爱的女人报仇来的贴切。

他的母亲虽然贵为公主,却是个毫无心机的女人,的念头就是讨好自己的父亲,企图换取那根本就不可能得到的爱情。于是在这个府里,他能指望的只有自己,每一个人可能都是想杀害自己的人,为了活下去,他只能冷漠而残酷,对任何人都报以恶意的怀疑。

七月不想再说什么了,很多话解释起来都是苍白的,她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乌子凌忽然觉得心头一慌,他觉得若是让七月就这样走了,那可能永远都会见不到了。

他想也不想的就下令让护卫拦住七月,可这一举动却更加如同火上浇油,七月愤怒的回头看了一眼乌子凌,想也不想的就和这群护卫动起手来。虽然乌家的护卫都本领高强,但是和七月这种修仙者却根本没办法比,七月根本就不用动用法术就把这群人全都放倒了。

“你别走。”乌子凌急切的从屋里跑了出来喊道。

但七月根本不理会,一个闪身就飞身上了院墙,她回头看了一眼乌子凌,随后小小的身影消失在了红墙碧瓦之间。

转眼已经是十年过去了,一处偏僻的小村庄有这样的一个传说,说旁边的一处高山中住着一个仙女。

十年前的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过后,这山便从此以后云雾缭绕,而但凡进入的人皆是会在里面迷路,莫名其妙的被送了出来。

山中其实是被天元子布了阵法的,这种阵法在修仙界简直就是小儿科一般,但是在这里对付对付凡人还是挺有用的,至少此地的山民已经不敢再往山里来了,甚至还会经常拿些贡品前来祭拜。

七月拿了人家的贡品也不好意思白吃,于是便偶尔去帮帮忙,比如驱赶一下野兽,给一些药材救治一下村民。这一下到好了这里住着仙人的名声传的越来越广,以至于前来祭拜的人也越来越多,山下常年烟雾缭绕,香火不绝,甚至还给七月修了座庙宇供奉。

“七月,这些年他也是跋山涉水的找着你,至今未娶,你是怎么打算的?”天元子在七月练完功后八卦的问道。

七月不说话,绕过天元子那团黑影,直接去洗脸了。

天元子连忙跟上去说道“你也别太较真了,当年人家也没怎么样你的,你就小心眼跑了,结果人家巴巴的找了你这么多年,我看你就给人家点机会吧,都活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么小心眼呢?”

天元子用心的劝着。

七月在听到天元子说活了这么多年了这话的时候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但是依然没说话,还在洗着脸。

七月不急,但是天元子急了,他可是舍了三分之二的功力灌给了七月,为的就是让七月找到那个什么什么零,然后自己跟着沾光。

(。)

伊春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有那些牛皮癣医院
海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滨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银川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