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小镇旧景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九江信息港

导读

美人桩  小时候,我在七十年代见过她。我那时的印象她穿着带大襟的发蓝的粗布褂子,小口绣花布鞋,剪发头,一脸病态,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什么叫忧郁

美人桩  小时候,我在七十年代见过她。我那时的印象她穿着带大襟的发蓝的粗布褂子,小口绣花布鞋,剪发头,一脸病态,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什么叫忧郁。  小镇一、三、五遇单逢集。她很早就来到集上,不卖也不买,总是靠在集东头一棵杨柳树上,时间长了,杨柳树枯了,只有一截木桩,树皮也被她靠掉了,露出里面白泛泛的树肉。  据说她从一九四八年到一九八五年,每逢集就那样靠着,后来她死了,是抱着树桩死的,两只手环扣着,人们用了很大劲才掰开。  她死后的第二年,来了一位台商。在家人的指引下在木桩下烧纸钱。是她的丈夫。一九四七年淮海战役时,黄维十二兵团过我们这个小镇时,带走了她的爱人。临走前,他说他会回来的,让她在集上等她。  以后小镇上的人叫那半截木桩为美人桩。    甜井  小镇上就一样不好。井水是碱水。又苦又涩。  田婶就从老远的河里挑水卖给大家。  田婶很吝啬。5分钱一桶水,少一钱都不行,有一次杨大爷少给了她一分钱,她马上把那桶水倒泼在大路上。  小镇上的人常常骂她抠,说:不凭良心你就会象田婶一样当绝户头。田婶没儿没女。  田婶有一年得了重病,她带病去了县城。请回来打井队。在镇中心打了一口井。打井的钱是她攒的一麻袋5分硬币。  井打好后田婶就死了,镇上的人就叫这口井为田井。因为井水出奇的甜,后来叫着叫着就叫做甜井。    义犬桥  老周当过国民党的兵,文革时把他揪出来,让他做了四类分子。地富反坏右,他是其中的一类。  老婆儿子女儿都与他划清界线。  他常被关进学习班。没人给他送饭。  他喂的一条狗也不知从那衔些残菜烂饭给他吃。  后来他病重了,无产阶级专政队动了恻隐之心,叫他回家。他爬回了家。  家里一口吃的也没有,他觉得他要饿死了,他的那条狗突然撞墙而死。  老周流泪煮了他的狗吃。终于没有饿死。  改革开放了,老周贩卖农副产品发了财,到处修桥铺路,其中一座桥下面据说埋着那条狗的骨头,人们便叫这座桥为义犬桥。 共 8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宫腔积液的危害原来这么多啊,千万别忽视
哈尔滨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