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三个老汉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九江信息港

导读

石老汉、穆老汉和金老汉都已是六十开外将近七十的人了。他们虽然不是一个小区的,但是家都在公园附近,于是就认识了,就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凑乎到一起

石老汉、穆老汉和金老汉都已是六十开外将近七十的人了。他们虽然不是一个小区的,但是家都在公园附近,于是就认识了,就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凑乎到一起呆着:聊聊天儿,下下棋,遛遛弯儿。那株大大的棉槐树阴下,石桌石凳上便是他们的快乐天地了。看着眼前来往游人,看着四外风景,三个老汉不禁长嘘短叹:社会发展好快啊,老百姓的生活条件好多了;生的太早了,不少东西不会啊;人心不如以前厚道了啊;腐败也太厉害了,大官抓不完,小官管不过来……    有好几天,石老汉和金老汉没有等来穆老汉。后来听说,穆老汉马路上摔倒了,在和别人打官司。后来听说他女儿要求赔偿17万,交警认定青年无责,法庭却判罚那个青年四万五千。又后来听说,穆老汉摔倒了,够不到拐杖,那个大学生上前帮忙,而老汉已伤,大学生就送去他去了医院。就在人们对大学生行为交口称赞时,穆老汉的女儿却把那个帮忙的大学生告上了法庭。  “事情咋这样了呢?”石老汉迷惑,说。  “我的天,这样也能挣钱!”金老汉拍着脑袋,说。  石老汉这些天十分不快乐,因为穆老汉还“没恢复健康”,金老汉也好多天不见了。  这一日石老汉闲着无聊,进公园时在门口报亭随便买了一份报纸。进了公园,照例来到石凳上坐下。微叹一声,把报纸摊在石桌上。扫了一眼头版,翻过,第二版看到一张照片:好像是他——金老汉。他好好端详了一会儿,确定是他。可是他推了个车子站在路边干什么呢?哦,还有文章,标题——嗯,“如此纠违章”,哈,他当城管了,还是当交通协理员了?可是标题里“如此”二字让他又犯了疑心:怎么有讽刺味道呢!  叫住一个学生模样的小伙,求他读一读这个文章,听完,他愣得张大了嘴巴:金老汉推着电瓶车,守在路口,看红绿灯,专等违章行驶的车辆,然后“碰磁”敲诈,仅这七八天时间,他已经得到近二万远“赔偿”!  石老汉重重地叹口气,把报纸揉成一团。  朋友不到,日子还得打发。虽是无聊,石老汉还是照旧来公园坐。树叶落了,穆老汉没影,金老汉没踪,他不知道现在他们怎么样了,在干什么。他要打听着去找找,不唯女儿反对,就是路人听了他的问话,也都无例外地撇嘴鄙夷:“他呀!你们……?”哎,弄得他感觉自己仿佛和老木、老金是一丘之貉了。  天气凉了下来,公园里石桌旁还是石老汉一个人。  一天,他在人行道上踽踽独行,突然滑倒了,怎么也起不来。要叫人,几个人从身边绕过,头也没回。一会儿了,有人围了上来,但嘴上同情着,手没伸过一只来,议论中,打110,还是打120,人们莫衷一是。只见眼前的脚越来越多,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杂乱,石老汉甚至感觉到有人在拍照。“呵呵,这是啥事啊,老老地,让人当猴看了……”他有想哭的感觉,可是眼睛干干地,“七十不保月,八十不保天,人啊……”他卧在那儿自言自语。话没说完,一件夏凉被盖在了他身上,“说啥呢大哥,”一个妇女的声音,“这些人都想管你,可就怕管不起呀。好好躺着吧,别急。”人群有人压低声音说:“他跟XX是朋友吧,前几天他还……”  石老汉的头埋下去了,石老汉的泪下来了。 共 12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胀痛是怎么回事
昆明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昆明癫痫病的治疗医院
标签

上一页:洋镐与命运

下一页:悟语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