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一场噩梦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九江信息港

导读

有人说,“黎明前的一段时间是黑暗的。”记得以前也有这样一个传说,说明太祖朱元璋小时候给一地主家放牛,这地主蛮横无理,经常不给饭吃。一日,朱

有人说,“黎明前的一段时间是黑暗的。”记得以前也有这样一个传说,说明太祖朱元璋小时候给一地主家放牛,这地主蛮横无理,经常不给饭吃。一日,朱元璋饥肠辘辘,一气之下竟和伙伴们杀了一头牛。  牛虽杀了,但也不能生吃呀!必须找个锅才行。于是,他就打算和几个伙伴道村里偷个。这是已快到黎明时分,天一亮,竟会被人发现。他捶胸顿足,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在一边唉声叹气,“嗨,老天爷,你难道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朱元璋饿死吗,赶快黑下来吧!”结果,天真的神奇的黑了下来。等到朱元璋和伙伴们把锅搬出村以后,天又突然亮了起来。此后,黎明前总要黑暗一段时间后天才大亮。我的一场噩梦大概也就是在那是做的吧!  我梦见自己回到了高中应届时的中学——中铁一局中学。当进校门时我立即被门卫拦住了,他还郑重其事地对我说,“要入校门,必须刷卡!”我记得铁中以前没有这项规定啊,我往兜里摸摸,掏出了校园卡,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便往刷卡机上一放,但刷卡机竟没有发出“叽叽——”的声音,而是在不停的冒烟,手摸上去,很是烫人。门卫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还鬼意的笑了笑,我那时才明白:大学的校园卡怎么能在中学同样管用呢?少顷,我朦朦胧胧地好像看见在离我十几米的地方站着一个人,他西装革履,戴一副近视眼镜,四十上下,我一下就把他认出来了,他时我高中时的班主任何开选何老师。他学富五车,口若悬河,平日里喜欢和同学们开玩笑,打成一团,但我却不知这会儿他为何变得如此沉默寡言,他只是站在那远远的看着我,脸上毫无表情。  何老师,他没有理由认不出来我呀!才相隔不到两年的时间啊,要完全忘掉一个人也不大可能呀!老师的无奈,老师的抑郁,也许时因为我高三复读那样选择的时“咸林中学”而不是“铁中”。  “铁中”是个私立学校,里面的学生大部分时工人和干部子弟,他们大多数人都比较嚣张气焰,自以为聪明绝顶,不可一世。而“咸林中学”确实一所百年老校,里面的学生大都是农家子弟,他们质朴,善良,上进心强,铁中和咸林中学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我无法对自己进行定位,只能随波逐流。  我走到何老师跟前,叫了他一声,他问我,“你来这里做什么?”我说,“我来转转,回忆回忆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他不知怎的,突然把厚厚的一打纸塞到我的手中,还说,“你好好回忆吧,”我仔细看了看那些纸,竟是我以前的月考试卷,这时,不知是从来了一股力量把我推向了教室——高三二班。  我走进了教室,他们那一张张的面孔有的我可以一眼就认出,但有的都只是见过却叫不上名了,他们一个个都在专心致志的做题,仿佛忽视了我的存在,只是那位年轻的地理老师注意到了我。于是,我就随便找了个位置做了下来,周围的同学有好几个都是我以前的老同学,我问他们为何要选择在铁中复读。而他们的回答却是令我大吃一惊,“这那是铁中“,这里是”咸林中学”,你是不是见鬼了!我顿时出了一身冷汗,这怎么可能,我明明进的是铁中的校门啊,怎么又一下子就变成咸林中学了?这是幻觉,幻觉,我环顾四周,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就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写着四个大字——天道酬勤。啊!这是我复读那年在咸林中学写的,但,但是,就算这些全是真的又能怎样,我们的地理老师不是贾老师吗,他人呢?“他有事,火箭班的老师今天给我们上课,”几位女生狐魅的笑着对我说。  话音未落,只见那位老师就走到了我的面前,“哪来的你?”她问我,我说,“我是咱们这个班的学生啊,前一阵子我有病请假了。”好!那你就赶快做题吧,不要再交头接耳说话了。  蓦地,我听见教室外有枪声,也有打斗的声音,霎时间,全校的大部分学生都出来看热闹了。无意中,我好像听见几个士兵喊道,“若见到郭大少等人,杀无赦!”于是,我拼命的奔向校门外,从西门,这是在逃亡,我跑着跑着,忽然发觉我的双脚居然离开了地面奇迹般地飞了起来。我飞得很快,飞过了千山万水,落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里,在那里我见到了我小学时的同学——张雪,是她大救了我,她很关心我,她得知近外面风声紧,有人要杀我灭口,而后,她便收留了我,我在她家的房檐上多了三天三夜。到了第四天,她告诉我,我班主任任我去参加考试。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次考试竟是高考,我看完这套试卷上的题比看完一布恐怖片后更令人心惊胆寒,我不知下一步该往哪走?   共 176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要检查什么
昆明治癫痫好的医院
昆明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南国冬末

下一页:春风迷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