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进击吧哥哥 卷1章22 詹姆斯

2019/10/13 来源:九江信息港

导读

进击吧哥哥 卷1章22 詹姆斯“telluswhy……告诉我们为什么……”教室里,林婉仰头,有些茫然地看着那句英文,她当然明白字面翻译

进击吧哥哥 卷1章22 詹姆斯

“telluswhy……告诉我们为什么……”教室里,林婉仰头,有些茫然地看着那句英文,她当然明白字面翻译过来的意思,却又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好像不止有一句。”徐文晟这时候也走到了教室的窗边,看到了天空中的场景。

句“telluswhy”之后,还有更多的句子随着烟花的绽放而显现,却不再是英文了,而是看不懂的其他各种文字。

“那是……韩语?”李金妍脸色和所有人一样震惊又莫名,惊讶地指着其中一句,喊道,“里面有韩语!意思是……意思是:告诉我们为什么。和句英文一样!”

“第六句是日文。”班上一个热爱日漫的男生说,“日文那句的意思也是‘告诉我们为什么’。”

“我上过法语选修课,第九句是法语里的‘告诉我们为什么’。”另一名女生说。

“所有句子……都是不同文字中的同一个意思吗?”吕宋呆呆地说。

他猜的没错,空中不止有英文、韩语、日文、法语这些使用人数众多语言文字,还有全世界各个国家的诸多文字,大众的,生僻的,甚至一些濒临灭绝的,应有尽有。

众多文字所书写的文字烟花,都在表达同一个意思,问着同一句话:告诉我们,为什么!

游学社今天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杀了这么多无辜者,自己也损失惨重。

终,就是为了问这一句话吗?

告诉我们为什么。

这句话字面上的意思很明白,很简单,但含义究竟是什么呢?没头没脑的一句问题,问的是谁?问的又是什么?什么为什么?干嘛用感叹号而不是问号?

帝华高中,幸存下来的人们看着天空中的场景,心里都是懵的,无数问题在脑海里撞来撞去。

空中的一批烟火消散了,第二批、第三批……更多的烟火还在发射。

教学楼里的白西装们就好像疯了一样,哪怕被身后扑上来的安保人员和学生们按倒,他们也不管。

他们癫狂笑着,用尽全力把手里的烟火放尽放完。

即便他们所有人都被按倒,被愤怒的保安和学生打得头破血流,烟火依然没停下,因为那些航拍器一架架冲上了天空,然后在爆炸中化为文字的一部分。

深蓝大厅,身穿白银系列的布鲁斯,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全身盔甲破碎,背后的机械臂只剩下光秃秃的八根短桩。

“哈哈,屠,不愧是屠!不愧是修行学院的五大部门里的强男人,传闻战力可以和修行学院院长媲美的男人!即便你中毒了,我还是完全打不过你!”

布鲁斯大笑着,咧嘴露出被血染红的牙齿,好像一个疯狂的吸血鬼。

他看着不远处喘息着的半蹲在地的屠,笑着笑着,忽然整个人爆炸了。

深蓝大厅那天价的球形屏幕被轰然炸出一个破洞,混杂着血肉的光焰从布鲁斯炸开的身子处飞起,冲出那破洞,在空中形成一句血红色的:telluswhy。

屠震惊地抬头透过破掉的穹顶,看着天空中的绚烂场景。

即便是他,都被这场面震得作声不得。

不止是因为那几乎让太阳都失色的白日烟火太过壮观,更因为其中所蕴含的含义,所蕴含的情绪,是那么惊心动魄。

作为修行学院执法部部长的屠,当然明白这句“告诉我们为什么”所问的对象,肯定是修行学院,或者说,是修行学院所代表的整个能力者群体。

游学社的人是在问三年前能力者们究竟为什么从历史的帷幕后走到台前吗?

虽然这个问题三年前就有人问过,三年来也从未停止被人提起,但学院方面给出的答复,似乎终究不能让游学社的这些对能力者怀疑态度的家伙们满意。

只是,就算再怎么不满意,需要用这么激烈极端的方法来问吗?!

屠心中被震惊、愤怒、疑惑……等等复杂的情绪所占据,然后这个男人慢慢倒了下去。他之前强行压下毒素,击败了身穿白银盔甲的布鲁斯,这时候终于支撑不住。

同一时间,校园另一边的科技教研组。

李小森看着天空中的盛大场景,好半晌才平复下来,然后轻轻放下妹妹,起身举步走向那个老人,在距离对方五米的地方停下来。

金色的阳光和血色的烟火下,两个人并排站在六楼高的地板边缘。

一老一少,此刻看起来就像一起看烟火表演的忘年之交。

李小森凝望着天空中的场景,耳里听到的是校园各处传来的喊声嘈杂声,其中有学生们和保安们的呼喝声,还有人数较少但声音丝毫不小的白西装们的狂笑声。

“你看起来有很多疑问。”老人开口了,口吻还是那么温和又亲切,让人实在很难把这样一个人,和血洗校园的游学社的残酷暴徒联系在一起。

很与众不同的人呀,李小森心想。

不过,李小森也不是正常人。

他指着天空中还在不断消散又绽放的烟火,说:“全世界的文字都有了,你们游学社的意思,是要代表全世界各国的普通人发问吧。但为啥没看到中文嘞?”

天空中什么语言都有了,生僻得李小森见都没见过的文字也有,却始终不见中文。

“中文那句,是我负责的部分。”老人微笑着转过头来,“我很喜欢中国,事实上我那位去世的老伴儿就是中国人,用你们的话说,是个地道的北京大妞。”

李小森哦了一声,“所以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质问?还是……宣战?”

老人耸耸肩,“都算吧,看你怎么理解了。”

“我比较笨,不会理解。”

老人用颇为奇异的眼神看着李小森,然后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盔甲,说:“我们游学社终于研发出完整的白银系列,这是现代科技的产物,这样的我们终于有资格做修行学院的对手,让他们必须正视我们的声音和我们的意志。既然如此,质问也好,宣战也好,都是时候了,不是吗?”

他说完,却不着急放他负责的中文烟花,而是转过身来看着李小森。

老人饶有兴趣地看了好半天,忽然笑了,“年轻人,你想杀我?”

李小森心中一凛,一路过来会过不少对手,但眼前这老人真的不一般,比赵添翼更敏锐得多,有意思得多,当然也强大、可怕得多。

是的,这老头很强,或者说他身上的盔甲很强。而且对方不是能力者,无声世界开启了也看不到任何能力盲点,看起来不动用爆血是搞不定了。

只是李小森现在还抱着一线希望,如果可以不用爆血就弄死对方的话……

“怎么会呢?”李小森决定继续装傻,“老先生您看起来这么一个体面人,我怎么会想杀您?”

老人笑着说:“我叫詹姆斯,学术界的名气不算大,但在游学社里,我算是一号人物。”他指着身上的盔甲说,“白银系列的初概念,就是我提出的。”

“好厉害!”李小森赞叹,这是真心话。这一路上,李小森见识了地球能力者的能力,也见识了游学社的科技,他现在真是觉得地球的文明虽然不及家乡,但很有独到之处。

地球能力者的能力强度非常客观。至于游学社的黑金系列、白西装、以及白银系列,甚至让李小森感到惊艳。

当然也可能因为他是能力方面的专家,但不了解科技,所以看什么都觉得贼牛掰吧。

“我想问你个问题啊,年轻人。”詹姆斯悠悠地说。

李小森心道老家伙你倒是出手啊,别光说话啊,你露两手我让我摸摸你的底啊,都看出来我想杀你了,怎么还这么多话,你就算不在意我也要想想怎么逃跑,再不逃跑等修行学院执法队的人来了,可就跑不掉啦!

当然脸上还是一副装出来的乖巧样,“您问,您问,我听着。”

詹姆斯看着李小森

,“你觉得,我是好人吗?”

李小森沉默了一下。

对方这话其实语带双关,一是问如果我是好人,你还想杀我吗?是的老人很明白李小森想杀他,即便李小森不承认。所以说这老家伙是李小森目前碰到棘手的敌人。

对方二是问,如果我们游学社其实是好的呢,如果修行学院才是那个邪恶的坏势力呢?

面对这样的问题,李小森没办法再继续装傻。

老实说,经过今天的事情,说不对修行学院产生任何怀疑,那是假的。但李小森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对于暂时无法看到的东西,他不愿浪费时间和精力去琢磨。

“我看到的是无辜的学生被杀了,他们的父母亲会很难过伤心。我看到暑假还到我家探望过我和妹妹的校长被杀了,他有个女儿去年刚结婚,据说就要生宝宝让他做外公了。”李小森说,“您告诉我,您是好人还是坏人呗。”

老人叹了口气,似乎有些遗憾。

“我的确不是好人。”他点头承认,“但我真的没办法,屠龙勇士为了杀死恶龙,自己也不得不沐浴龙血。修行学院和能力者,是我们这个世界的毒瘤,必须清除,为此不得不出现一些难以避免的牺牲。”

李小森心说这熟悉的台词,老人家您也日漫看多了吗?

詹姆斯说:“接下来我要做两件事情,是把中文版的那句话的烟火给放了,第二是我得给徐凯丽那个女人一刀,杀了她之后我自己得跑路了。年轻人,你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吧?”

李小森点点头,“你要杀我?”

“是的,我必须先杀了你。”詹姆斯嘴上说着,身上的银色盔甲忽然亮起银芒,七条机械臂如同活了过来,从七个完全不同的角度,狠狠抽向李小森!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的电话是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乘车路线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的电话号码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价格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住院部电话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