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赖昌星10年逃亡生活沉迷网络斗地主游戏

2019/07/12 来源:九江信息港

导读

赖昌星10年逃亡生活:沉迷络“斗地主”游戏赖昌星(络图)“赖昌星取得工作许可了!”2009年1月22日,从加拿大传出这样一个令人关注

赖昌星10年逃亡生活:沉迷络“斗地主”游戏

赖昌星(络图)

“赖昌星取得工作许可了!”2009年1月22日,从加拿大传出这样一个令人关注的消息。2月1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说:“上周末我们已就赖昌星案作出了回应。我想重申的是,我们对加拿大方面的有关行为表示严重关切。中国政府关于遣返赖昌星回国接受中国法律审判的立场是坚定的和一贯的,我们已经向加方提出了严正交涉。”

2月6日,在外交部发布会上,姜瑜强调赖昌星是中国司法机关通缉的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首犯,案发后潜逃到加拿大,至今已有近10年时间。虽然加方曾多次向中方表示,加拿大不是犯罪分子的“避风港”,加方遣返赖昌星的立场是明确的,但加方的所作所为与加方表明的态度大相径庭。加方此举已引起中国民众强烈不满。中方希望加拿大政府从两国关系大局考虑,尽快向中方通报有关情况,尽快完成遣返前风险评估程序并将赖昌星遣返回中国。

那么,这个昔日在中国“呼风唤雨”的人物,近10年来在加拿大到底是怎样过的?近,本刊特约经过长期追踪调查和近距离接触,挖掘出了赖昌星真实的生活状态。

会面约在大酒店

“我拿到工作许可了!”2月4日,在加拿大赖了近10年的赖昌星,突然罕见地向爆料道。与上次遣返风声颇紧时的神态不同,这张为期一年的临时工作许可,似乎带给赖昌星相当轻松的感觉,这从他述说自己正在四处找工作的语气中,就可以清楚感受到。

赖昌星在加拿大的生活一直是神秘的,当地媒体也很少透露他的行踪和生活状况。这次,当打想让他聊聊在加拿大的生活时,赖昌星习惯性地犹豫了很久,推说:“没什么好说的”。经一再要求,他还是答应了。原本采访生活状况是在他家里,但赖昌星坚持说:“我们在五帆酒店见面吧。”

五帆酒店是温哥华的标志性建筑,位于市中心的加拿大广场,酒店下面的温哥华国际会议展览中心,是闻名世界的会展中心,曾经举行过很多重大国际会议,不少外国元首访问温哥华时都曾在此下榻。

当问为什么约在五帆酒店时,赖昌星故作幽默:“那里风景漂亮,拍照好看,还可以推广一下温哥华的旅游。”赖昌星还说自己很喜欢五帆酒店,特别是取得工作许可后,想到如果工作后就没有这么多时间了,因而更希望多来这里几趟。

泡在赌场里麻痹自己

这天下午,如约到达时,赖昌星已站在酒店门前等候。他身穿羽绒背心,头戴浅蓝色暗格帽子。他说,本来想穿西装来拍照,可以显得精神点,但天气实在太冷了,只好作罢。的确,当天我们绕着加拿大广场一周拍了一些照片后,已经冻得不行了,于是便到酒店的咖啡厅坐下,边取暖边聊起来了。

问:“你来加拿大快满10年了,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很艰难!”赖昌星回答道:“再过两个月就是远华案案发10周年,到8月13日,我到加拿大也满10年了。”

赖昌星说,在刚到加拿大还未被抓的一年多时间里,为了排解恐惧的心理,也为了打发时间,他经常白天泡在赌场,拼命玩21点,晚上才回到酒店打给国内的人了解案情进展。“特别是在头两个月,每天都听到很多不好的消息,说不怕是不可能的,但也不想多想,就只好到赌场去麻痹自己。”

“2000年11月至2001年3月,我被关了4个月。放出来之后,又多次被抓,进进出出拘留中心十多次,直到2007年4月19日取消宵禁令后才比较自由。”赖昌星坦言,在加拿大的10年逃亡生活,沉重的心理压力令他心力交瘁,精神几近崩溃。

不懂英语,只看中文电视

在咖啡厅坐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赖昌星已显得有些倦意,他说是因为晚上睡眠不足的缘故。于是,我们便离开温哥华市中心,驱车前往赖昌星的住处。

赖昌星的家位于邻近温哥华的本拿比市,这是一个新兴的城市,目前聚居了不少中国大陆的新移民。赖昌星居住的公寓大楼坐落在繁忙的洛歇公路旁边,楼高30余层,并且邻近高架铁路车站,不远便是大型购物中心,交通及生活都十分方便。

赖昌星眼下在加拿大的住所,是一套两房一厅的公寓,面积约100平方米。房子虽然不大,但条件还算不错,家具和布置多为欧陆风格。

逃亡的这10年间,赖昌星在大温哥华地区已经换过十多个住处,包括温哥华西区、本拿比丽晶大厦,以及温哥华市中心的房子。虽然赖昌星坚称这些住房多数是朋友低价租给他住的,但很多华人都相信,这些房产根本就是赖家的,只是假借朋友之名罢了。

进门后,赖昌星忙着带参观他的公寓。“客厅是我看电视的地方。”问他到底是看中文电视还是英文电视。“我不懂英语,都是看中国的电视,”赖昌星说他在家里装了麒麟电视,可以收到中国几十个电视台的节目,而且可以随时点播。

赖昌星还告诉,平时无所事事,太无聊了,只能看电视剧消遣,近比较喜欢的电视剧是《亮剑》。“扮演男主角李云龙的李幼斌,我特别喜欢,演得很好。”“电视我喜欢看凤凰卫视和中央四台的。”他边说边打开电视,点播了他常看的“海峡两岸”节目。

“在这里,我从来没有上过歌舞厅、卡拉OK厅和夜总会。”赖昌星说他来加拿大近10年,仍不愿出门见人,平时只能自己在家里做些家乡菜吃。

边说着,他将引入了厨房,“这就是我喜欢吃的东西。”赖昌星指着锅里半锅的地瓜稀饭说:“几乎每天都要吃,有时候一天三餐都吃地瓜稀饭。”他说自己并不是没有钱吃好东西,而是几十年来,他都是喜欢这东西。还记得,在上几次从拘留中心放出来时,赖昌星都说要以“吃地瓜稀饭”的方式庆祝。

虽然赖昌星口口声声说,“我吃东西很简单,只要有地瓜稀饭和咸鱼就满足了”。但据坊间传闻,赖昌星“交游广阔”,家里经常是宾客盈门,开大餐下馆子也是常事。有人说,虽不至于“食客三千”,但愿意陪他消磨无聊时光的人倒还不少。

赖昌星还说他非常喜欢吃台湾青蒜,但在加拿大却很难买到。为了一饱口福,他还从一个朋友那儿要到了一些种子,然后再跑到有后院的朋友家里借了一块地来种。

很显然,在加拿大,赖昌星还有不少朋友。采访期间,他的一直不停地响,其间还有人上门找他。赖昌星说,这些朋友都是在加拿大新结识的,“这几年我没有经济来源,也是靠朋友帮助”。他还辩称:“别人说我开豪华汽车,这些都不是我的,都是朋友借给我开的。有时是这个朋友的,有时是那个朋友的”。但当将赖昌星的这番话告诉一位朋友时,他笑了起来,“谁能相信,大走私犯赖昌星是靠‘朋友救济’过活呢?”[1][2][3][4][5]下一页沉迷于络“斗地主”游戏

接着,赖昌星带到他的书房,只见书桌上摆着一台大屏幕的苹果电脑。“这里就是我一天中呆得长时间的地方,”赖昌星说,他平时没有什么事好干,除了看电视,就是上“斗地主”。只有等有人来,他才能实实在在地玩一把扑克牌“斗地主”,其余时间便只能自个儿沉迷上的“斗地主”游戏了。

“我都是上玩‘斗地主’,对手都是国内友。”赖昌星说他经常一玩就是几个小时,多时每天玩十几个小时,“所以弄到睡眠不足。”

当问赖昌星的名字时,他说本来想实名注册,可是的系统不允许他用“赖昌星”的名字注册,只好随便取了一个。“除了上‘斗地主’之外,我也会上看看。”

有人说,赖昌星逃到加拿大后经常上教堂,问他是否已经受洗?“我没有受洗,我有我的想法,要是受洗了,媒体就会报道我以前犯了罪,做了许多坏事,怕下地狱,所以受洗。”赖昌星承认自己去教会,只是因为太无聊了,想找点事儿做,而且也不是每个星期日都去做礼拜。他还向夸口说:“教会里有一个房地产老板,就常常要我去他的公司做事,但因为他公司里有两个洋人,我怕事情交代不清楚,做不好,一直在考虑,没有决定。”

四处找工作竟要高薪

今年2月4日,赖昌星自己爆料已获得加拿大移民部签发的工作许可,事实上,这是他第二次向移民部提出工作许可申请。两年前,赖昌星和前妻曾明娜曾一同提出工作许可申请,当时移民部核准了曾明娜的工作许可,而拒绝了赖昌星的申请。

有了次申请的经验,第二次申请时,赖昌星没有让律师代办,而是由儿子代为申请。他原本只是想再申请一下试试,但没想到竟然获准了。赖昌星还告诉,曾明娜在取得工作许可后,曾短暂在一家华人超市帮忙,后来因病请假,但不久身体恢复后又重新投入工作。他的两个儿子,也分别有工作了,只有小的女儿仍在上学。言谈之中,能够看出,虽然赖昌星说“有了这张工作许可,内心感觉踏实多了”,但表面的镇定却难掩他内心的惴惴不安。

在问及希望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时,赖昌星直言自己不懂英语,可选择的工作不多。“我以前做过房地产,这一行比较熟悉,所以希望有从事建筑或房屋买卖的公司可以请我。”赖昌星又一次向夸口说,面对华人市场,不用英语,他也有信心帮助房地产公司提升业务和知名度。

问他对工资待遇有什么特别要求,赖昌星很场面地说:“当然希望多些工钱,多赚钱也可以多交税,为加拿大的经济做一点点贡献。”

记得在2007年4月加拿大有关当局取消他的宵禁令之时,赖昌星曾表示希望办农场,“因为我是农民出身”。问他既然对农场这么感兴趣,为何不到农场求职?赖昌星说:“农场的工钱不高,只有房地产行业才能出得起我的价钱。”但他希望能赚钱买下一个农场来养鱼种菜。

赖昌星称,目前已有两个房地产商与他接触,还声称采访的当天晚上,他还要去面试。赖昌星说目前仍未决定去那家公司,希望有薪酬更高的房地产商出现。

有媒体报道赖昌星已经取得卑诗省的医疗保险卡,但当求证时,赖昌星说他只是递交了申请,并没有拿到医疗保险卡,生病还是要自己掏钱治,未享受到加拿大的公费医疗。

恶搞MTV《赖昌星,你滚回来》

既然赖昌星经常上,那么他肯定也注意到中国政府和普通民对他获得工作许可所做出的强硬表态。

赖昌星获得工作许可的消息被披露后,有华人移民质问加拿大当局是否在“保护吸榨民脂民膏的坏人”。当地中文媒体也提出疑问,赖昌星既非合法移民,也无难民资格,为何能申请工作许可?甚至还有民拿此事恶搞赖昌星。

2月9日,上出现一段长达1分29秒的恶搞MTV——《赖昌星,你滚回来》。在MTV中,一只名叫癞残猩的大猩猩高唱“戴着手铐回来,拿的吐出来”,讲述了它赖在加拿大不肯回国的故事。从这段恶搞视频中,可以看出民对赖昌星深恶痛绝的程度。虽然赖昌星嘴上说“这种恶搞实在无聊”,但他内心是何种滋味恐怕大家都心知肚明。(黄运荣)

前一页[1][2][3][4][5]下一页【延伸阅读】外交部:赖昌星案办了12年确实有点长

今年以来,我国掀起前所未有的境外追逃追赃风暴。昨日,外交部召开吹风会,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司长徐宏表示,中方呼吁世界各国,特别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中国外逃腐败分子较为集中的国家,与中方共同努力,强化司法执法合作,携手打击跨国腐败犯罪,避免成为腐败分子的“避罪天堂”。

如何追逃?中国不会和外逃分子做交易

今年以来,中国加大海外追讨追赃的力度,成果显着。中国通过那些机制,参与国际反腐合作?

据介绍,自上世纪80年代,中国各有关部门已开始办理国际追逃追赃案件。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中国启动了司法协助、引渡条约的谈判。外交部主要负责此类条约的谈判和缔结。

在昨日的发布会上,徐宏透露,截至今年11月,中国已对外缔结39项引渡条约(其中29项已经生效)、52项刑事司法协助条约(其中46项已生效)。

徐宏说,“今年以来,已完成10项引渡和刑事司法协助条约的谈判。在一年内完成这么多谈判,前所未有”。

中国2005年加入了《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这是反腐败领域权威、影响力的国际法律文书。

徐宏说,外交部牵头,会同有关部门全程深入参与了《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和履约审议机制谈判及公约各工作组的工作。目前,中国正在接受履行公约情况的审议,并作为审议国,与文莱共同审议阿富汗、与巴布亚新几内亚共同审议斯里兰卡的履约情况。这是中国首次审议别国履约情况。

另外,今年以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的统一部署下,有关部门先后成立了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内部协调机制,多管齐下,开展追逃追赃。

今年7月,公安部实施“猎狐2014行动”。10月10日,法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公告,12月1日前自动投案、自愿回国的,可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

发布会上,有提问“中国政府劝返犯罪分子时,是否达成了某些交易?”徐宏表示,中国司法、执法机关不会和外逃分子做交易。按照中国的法律规定,如果自愿投案自首,可适当减轻处罚。“中国加大了追逃追赃力度,与其顽抗到底,不如早点回来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前一页[1][2][3][4][5]下一页资料图片: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犯罪嫌疑人张某被押解回国。新华社金良快摄

怎么合作?中加将签“返还被追缴资产协定”

美国是中国贪腐外逃分子较多的国家,有人戏称美、加、澳等国家是“避罪天堂”。

中美执法合作联合联络小组(JLG)成立于1998年,是中美之间重要的双边反腐败合作框架。

今年10月,外交部境外追讨和国际执法合作特别协调员孙昂带队去美国,参加了JLG研讨会。孙昂说,“通过研讨会,双方对彼此在追缴、返还腐败资金方面的法律制度有了更深了解,同意针对个案展开合作”。

近年来,中美之间一直进行境外追讨追赃的合作,其中不乏成功的案例。引人注目的是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案。

上世纪90年代,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三任行长同时失踪外逃,挪用公款数亿美元。2004年4月16日,北京首都机场,余振东被美国移交给中国司法部门。

目前,JLG采用“共同团长”制。中方的共同团长分别为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司长、公安部国际合作局负责人和监察部国际合作局负责人,美方共同团长分别是美国国务院负责毒品和国际执法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司法部助理部长帮办和国土安全部助理部长。

目前JLG下设反腐败、追逃、司法协助等七个工作组,涵盖两国司法执法合作的各个领域。

在中美之间,还有一个反腐败合作机制。在APEC反腐败执法合作络机构中,中国和美国担任共同主席,秘书处设在中国。

中国和加拿大的追讨追赃合作也取得了很多成果。2011年,加拿大向中国遣返了潜逃12年的赖昌星。

目前,中加反腐合作机制主要是中加司法和执法合作磋商。该磋商始于2008年12月,每两年举行一次。今年9月举行了第五轮磋商。

去年6月,中国与加拿大谈判完成“分享和返还被追缴资产协定”,这是中国就追缴犯罪所得对外谈判的项专门协定。目前双方正在抓紧准备签署。前一页[1][2][3][4][5]下一页资料图片:赖昌星。

有何困难?中美未签引渡条约是个大障碍

昨日吹风会上,徐宏坦言,中国逃到美国、加拿大的腐败分子数量较多,但是目前遣返回来的还不多。

徐宏表示,由于受到社会制度、司法制度等方面差异的影响,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仍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困难。一些国家对于与中国签订引渡条约态度消极,一些外国法官由于缺乏对中国法律和司法实践的了解,而作出不予引渡或者遣返的判决。

徐宏表示,就美国而言,比较大的障碍是中美两国没有签订引渡条约。“没有引渡条约,在很多国家并不是一个障碍。比如在中国,我们跟外国开展引渡合作,可以按照引渡条约办,也可在没有引渡条约的条件下,基于互惠开展引渡合作。”徐宏说,但是美国不同,美国法律规定只能在签订双边引渡条约的情况下才能开展引渡合作。即使是《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美国也认为不能作为引渡的法律依据。

“我们提出,鉴于中美双方日益密切的交流和合作,是否能够考虑签订中美引渡条约?美国方面似乎还没有准备好。”徐宏说,我们目前只能采取其他变通方式,有的通过非法移民遣返的方式;有的通过在美国起诉的方式,使犯罪嫌疑人在美国受到法律审判。

徐宏说,在其他国家,也有类似情况。“赖昌星案件,办了12年,确实有点太长了。”

徐宏表示,也有些国家法律制度要求比较繁琐,在引渡和遣返的案件中上诉环节很多,只要被要求遣返的人付得起钱,就可以不停打官司、反复上诉。

有些国家,比如澳大利亚,虽然很早就和中国签署了引渡条约,但是由于该国内政的原因,一直没有批准。习近平主席访问澳大利亚时,提到希望其尽快批准引渡条约。对方表示,要尽快批准。

徐宏表示,随着越来越紧密的合作,可以预期国际反腐肯定会有新突破。“腐败分子希望通过外逃来逃避法律,是痴心妄想。”

( 10:44:00)

原标题:赖昌星10年逃亡生活:沉迷络“斗地主”游戏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4][5]

有赞微商城入驻规范
如何做微店
有赞微商城注册手续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