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信息港

当前位置:

心灵作家专栏义犬贝贝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九江信息港

导读

1.  贝贝从狗妈妈的肚子里生下来,就被人抱走了。抱养它的是一个孤居老妇人,的女儿不在身边,老人一个人很寂寞,指望贝贝能给老人的家中增加

1.  贝贝从狗妈妈的肚子里生下来,就被人抱走了。抱养它的是一个孤居老妇人,的女儿不在身边,老人一个人很寂寞,指望贝贝能给老人的家中增加点快乐。  老人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定居在南方的一所城市,因为不放心家中的母亲,曾经把妈妈接到身边居住,可过惯了北方生活的老人在女儿的身边呆了半年多,说什么也呆不下去了,执意要回到自己的家中,拗不过倔强的母亲,女儿只好叹息着把母亲送了回来,又从一位亲戚家里给母亲抱来一个刚出生的小狗,说是给母亲增添点欢乐气氛,女儿说道:“妈啊,你没事逗逗狗玩,省得你一个人在家里闷得慌。”  老人给小狗造了一个暖和的小窝,一个纸箱子里,里面铺着厚厚的棉花,取名叫贝贝。贝贝躺在里面暖融融的,老人每天悉心喂养贝贝许多好吃的,虽然老人的生活也不宽裕,但对贝贝,那是精心呵护,毕竟贝贝刚从娘胎里出来,幼小的身体还很软弱。  在老人的无微不至地关爱下,贝贝长大了,会叫了,身子也在一天一天地长大。贝贝长得非常可爱,一身洁白的绒毛,每天老人给它梳理的油亮光滑;雪白的小爪儿,像朵小梅花;那条撅着的小尾巴,总是悠闲不停地摇摆着。贝贝的性格非常温和。如果你对它好,它就会用头顶你的腿,在你身边撒娇,萦绕在你的脚前腿后,跃跃欲试地和你逗着玩,可是如果是陌生人来到它的家里,它仍会“汪汪”地狂叫不停,甚至会扑到你的身上,直到老人喝住了它;玩累了,贝贝像一个很有身份的武士,威严地蹲在那里,雄赳赳地张开胸脯上绒样的长毛。  在老人的调教下,贝贝变得很通人性,给老人带来了无尽的欢乐。它看着老人手里的面包,会眼巴巴地望着老人,老人说一声:“谢谢,”它忙举起了前爪,给老人恭恭敬敬地做了个揖;老人吆喝一声:“贝贝,给我把鞋拿来。”贝贝慌忙不迭跑进卧室,嘴里衔来了老人的一只鞋;贝贝很讲卫生,每当它想撒屎尿时,总是对着门口叫唤,然后扯着老人的裤腿往外走;老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老人很是爱怜它,把它抱在自己的膝上,抚摸着它身上的绒毛,老人温暖的手,摸弄的贝贝眯缝着眼睛,懒洋洋的样子,惬意的很。  老人还经常带着贝贝出来在小区里遛遛弯,明媚的阳光,晒得贝贝身上暖洋洋的,贝贝在阳光下,贝贝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院子里的人们很喜欢贝贝,经常逗着它玩,还给贝贝很多好吃的,贝贝憨态可掬的样子成了大家的开心果,贝贝也用彬彬有礼的动作回敬大家的爱抚,一个小生灵,带来满院子的笑声。    2.  这天,老人用一个小锁链,套住了贝贝的脖子,老人吆喝一声:“走,贝贝,跟我上街去。”老人说着,一手牵着绳子,一手提着袋子,把贝贝带出了家门。  这是贝贝次出远门。贝贝跟在老人的身后,眼睛简直不够用了。外面的世界真精彩啊,看得贝贝眼花缭乱。这一天的天气特别地晴美,蓝天上没有一点云,日光从干凉的空气中射下,使贝贝感到一些爽快的暖气。贝贝走进了一个热情、销魂、酩酊的神奇世界,菜市场里五彩斑斓的蔬菜,在贝贝口中,都是垂涎欲滴的美食;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贝贝眼中,都是一双双急匆匆的脚步;菜贩子的吆喝声,在贝贝的耳朵听来,是一曲曲美妙的乐曲,不看不知道,这个世界真奇妙,贝贝的眼睛都不够用了,贝贝伸出舌头,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中各种芬芳的气味,扭动着胖胖的屁股,跟着老人的身后,脖子上的铃铛在一走一晃地“叮当当”响着。  “妈妈,这个小狗真可爱。”一个小姑娘拉着妈妈的手,指着贝贝说道,贝贝看着漂亮的小姑娘,报以“汪汪”的叫声,嬉笑看着小姑娘,她手中的冰激凌,让贝贝腮帮子紧收,垂涎浸满了嘴,几乎流了出来。  “汪汪”一个贝贝同伴,发现了贝贝,高傲地在向贝贝打着招呼,这是一个高贵的狮子狗,浑身上下长长的绒毛,显示着它尊贵的外表,狗的主人显然是个显赫的人物,把自己的狮子狗绒毛梳理的闪闪发光,还给它穿上了华丽的外套,狮子狗显然对自己的境遇很得意,对着贝贝炫耀着自己,眼睛望着它,挺着胸部,神奇俨然,对贝贝发出不屑的狂叫,“汪汪”贝贝回报激烈的反击,贝贝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在凶猛的动物前,越显出贝贝的英雄本色。  “大婶,你出来买菜了?”有个中年妇女在和老人打招呼,老人忙停住了脚步,和中年妇女热情地攀谈起来。而贝贝则吃惊地盯住了中年妇女身边的狗,那是和贝贝同样的种类,而且从它的身上,贝贝敏锐地嗅觉到一种气息,那是母亲怀中奶香的气息。  那狗也不安宁起来,一种对拖索的束缚感到不耐烦表现:踌躇的性急动作,吸一吸鼻子,竖一竖耳朵,眼睛里冲着贝贝发出深情的神色,拼命地冲着贝贝狂叫着,热切地向贝贝发出呼唤。中年妇女见状,往前走近,靠近老人的身边,那狗便迫不及待地和贝贝交欢起来,活波地在向贝贝示意着久违的母爱,嘴在吻着贝贝的浑身,贝贝也向妈妈扑起来,用后脚跳起来,用爪子搭在它的肩膀上,给了妈妈一个真诚的接吻,贝贝感到了从里没有过的被母亲的亲吻的快乐。  是的,它是贝贝的妈妈,是那个从小就和贝贝分离的狗妈妈,它和贝贝竟然在菜市场相遇了,而且还认出了自己的孩子,它们虽然是狗类,却和人类一样有着丰富的情感世界,狗眼看世界,世界上的人们思想太复杂了,狗类的感情很纯洁,它们靠着嗅觉,就能找到失散的母亲或孩子,而人类,却要经过千辛万苦,还在遥遥无望地寻找着失散的亲人。  “大婶,这只狗你养得真好,膘肥体壮的,瞧,这两个小东西,到底是一家人,见了面真亲热。”中年妇女对着老人感叹着。  “就是啊,这贝贝真是个好狗,给我带来许多欢乐,谢谢你当初的慷慨相赠,狗是通人性的,它有时候,真比孩子还让人感到亲热。”老人也在感叹着。  “就是,我们以后得每天让它们见见面,叫它们也亲热亲热,到底它们是母子,跟比人还有感情,瞧,它们那个亲热劲……”贝贝在妈妈的跟前里撒着娇,又是跳,又是叫,狂欢不已。贝贝妈妈也和着贝贝一起跳跃,一起欢叫,一时间,招来了来了许多好奇的人们观看,听说它们是久别的一对狗母子时,更是啧啧称奇,感叹狗也是重感情的动物。  这对狗母子高兴得忘乎所以了,贝贝很久没有这样开心了,以至于老人手里的绳索拉了很久,贝贝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狗妈妈的身边,狗妈妈更是在中年妇女的吼叫下,才停住了狂欢。分手的时刻到了,贝贝一走三回头,狗妈妈也是冲着贝贝叫着,那叫声,分明是在嘱咐自己的儿子:“明天记着再来啊,我等着你……”  贝贝回到老人的家里,带着新鲜空气的芳香摇着尾巴跑回来,精神亢奋,还没有消化由于见到妈妈感到的欢喜,吃什么都是香美的,老人给的食物,让它三下五除二就给吃了,逮着水喝了个肚满溜圆,惬意地打个哈欠,围在老人身边亲昵了一阵,在老人的跟前吠了几声,爬到她的面前,把头伸到她的手下,要求她的抚摸。  “吃饱了,喝足了,你也见到妈妈了,睡去吧,明天还带着你去见你的妈妈……”老人用那枯燥的手,笑眯眯地抚摸着贝贝的脑袋,向它说着,贝贝温顺地摇着尾巴,钻进了自己的小窝里,躺在温暖的棉花上,眯缝上了小眼,好像进入了甜美的梦乡。那甜美的样子,还在和妈妈亲密地抱在一起。    3.  第二天一早,贝贝早早醒了,站在老人的面前吠了几声,跑到门口抓挠着门框,冲着老人直叫,那情景,分明在催促老人出门。“知道了,知道了,你这个鬼精灵!我知道你的心思,不就是慌着去见你妈妈吗?我们昨天说好了,今天,还让你们母子见一面……”老人一边对着贝贝唠叨着,一边穿好自己的外衣,给贝贝系好脖套,拉住绳索,领着贝贝出了门。  贝贝又见到蓝天了,明朗朗的天下,和煦的阳光在贝贝的眼里是那么地美好,贝贝欣喜若狂,一路小跑跑在老人的前面,老人手里的绳索被拉的紧紧的,几乎把老人拉倒,老人笑骂着:“你这个鬼东西,想把我拉倒啊,慢点,慢点,你妈妈会等着你的……”  穿过一条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就到了菜市场了。贝贝心中更是狂跳不止,一路穿行过马路,来到菜市场中,它瞪着圆眼睛,在熙熙攘攘的菜市场中寻找着妈妈的影子,极力用鼻子嗅闻着妈妈的气息,老人在买菜时,贝贝站在老人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过往的同伴们,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妈妈。  狮子狗又神气地从贝贝身边走过,排斥地冲着贝贝狂叫着,仿佛这里是它的地盘似的,容不得贝贝走进半步,贝贝也毫不畏惧地冲着它叫着,拿着架势要朝它扑上去,如果不是老人喝住了贝贝,贝贝非得上去和它比个高低不可!你有妈妈吗?我可是有妈妈了!有妈妈在,贝贝才不把它放在眼里的!  可……妈妈……你在哪里啊……  贝贝和老人在菜市场转了一大圈,也不见妈妈的踪迹,老人买了许多菜,一手拎着菜,一手牵着贝贝,嘴里还不停地唠叨着:“贝贝,这可不能怨我啊,说好今天来的,她怎么没来呢?”  贝贝寻不见妈妈,心里很是失落,有点蔫蔫的,脑袋耷拉下来了,耳朵也竖不起来了,四只脚也不狂奔了,垂头丧气的样子。那狮子狗又从贝贝眼前经过,仍在对着贝贝狂吠着,贝贝也懒怠搭理它,对它神气的样子充耳不闻。  走出菜市场,过去马路,再穿过一道街,就是老人的家了,到了家里,贝贝会彻底失望的,钻进闷闷的屋子里,贝贝再想见到妈妈,就遥遥无期了,谁能理解贝贝迫切想见到妈妈的心情呢?  马上就要过马路了,飞速行驶的汽车飞一般地从贝贝眼前经过,在贝贝眼里,这些狂奔的庞然大物飞驰的速度让贝贝瞠目结舌。贝贝和老人胆怯地站在马路的一旁,看着这些庞然大物鸣叫着从眼前经过。  突然,从这些飞驰的庞然大物的空隙里,贝贝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啊!马路那边不是自己的妈妈吗?是贝贝的狗妈妈还有它的主人,贝贝妈妈也见到了贝贝,对着贝贝呼叫着,贝贝在马路这边答应着,“汪汪”的叫声,一叫一答,遥相呼应;贝贝高兴地欢呼雀跃,恨不得马上飞到妈妈身边,贝贝的狗妈妈也一蹦老高,挣脱开了主人的绳索,疯狂地冲着贝贝跑来。  可当贝贝的妈妈急切地飞奔马路中央的时候,惨剧发生了,一辆急速行驶的小汽车,和狗妈妈身子“彭”地撞在了一起,狗妈妈扑然倒地,抽搐了两下,不动了,鲜血,从狗妈妈的鼻子、嘴里冒出,流了一大片。小汽车上,一个带着深色墨镜的司机伸出头往外看了一眼,看到狗妈妈可怜的尸体横躺在马路中央,又见狗主人,那个中年妇女声嘶力竭地呼喊着跑了过来,那戴墨镜的司机慌忙缩回了脑袋,脚下一踩油门,屁股冒烟,一溜烟跑了。  贝贝傻眼了,它不明白,怎么刚才还在亲热地呼唤着自己的妈妈,一瞬间就没有生息了?老人叹息着来到来到贝贝妈妈的身边,躺在地上的贝贝妈妈浑身是血,嘴里、鼻子里冒着血泡,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味,贝贝用脚挠着地,扯着身子想跑到妈妈的身边,可老人拉着绳子就是不让它往前凑,急的贝贝只能悲哀地冲着妈妈哀嚎着,远远地凄凉地叫着妈妈,期盼着妈妈从地上站起来。  狗妈妈终究没能站起来,尸体很快被人拉走了,贝贝连妈妈的一面也没有见到,只是在经过妈妈流血的地方时,贝贝停在妈妈留在马路上的那滩血迹中,用鼻子嗅闻着妈妈的血迹,闻着妈妈的气息,老人的绳索怎么也拉不走贝贝。  “走吧,贝贝,你那可怜的妈妈没了……”老人悲哀地对贝贝说道,接着对正在抹泪的中年妇女说道:"他嫂子,莫伤心了。唉,一个活蹦乱跳的生命啊,怎么说没就没了?人啊,真实太残忍了……”老人一边摇着头,一边使劲拉着贝贝,在老人的用力下,贝贝不得不跟着老人乖乖地回家,它一步三回头,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哀嚎声叫了一路。    4.  贝贝回到家里,精神萎靡不振,呆呆地呆在角落里,老人给它什么食物它也不吃,眼里噙着泪水,幼稚的闪闪发光,用哀求的目光望着老人,正如孩子在渴望中寻求着慈爱的母爱,好似代替它不能说话的口求乞一般,老人爱怜地把贝贝搂在怀里,用手捋顺它的蓬乱的绒毛,像是给它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你多幸福啊,你就是没有了妈妈,不是还有我吗?我不比你妈妈好吗?你要是觉得不幸福,来生,咱们换换,你当人,我做狗,被人宠着,爱着,吃喝不愁,来人间当一回生命,唉,贝贝,你知足吧……”老人说着说着,潸然泪下。  但无论老人怎么使尽办法,把食物送到它的嘴边,贝贝还是懒得张开它那张嘴,依旧怠倦地呆在那里,痛苦地蜷拢着尾巴,扭歪着嘴脸,一会没精打采地眨着眼睛,发出几声悲伤地叫声,然后,又把眼睛眯起来,仿佛默默地在说:“随你的便吧,反正我不吃。”  一连两天过去了,贝贝一直不吃不喝,昏昏沉沉地躺着,它的跟前,摆着老人给它的各种食物:面包、火腿肠、水……贝贝渴了,会用它的小嘴吻吸一下水,然后又怠倦地躺着,有时,它会发出几声哀伤的狂叫,那叫声,听着让人揪心地痛,它那滚瓜圆溜的肚子很快地瘪了下来,浑身无力,站立也颤颤巍巍,后来,它干脆赖在窝里,不出来了,如同死狗一般,只是鼻孔里还有一丝气息…… 共 640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如何准确的治疗龟头炎
黑龙江的治男科医院
云南的专治癫痫医院
标签